剪了妹妹头的香港大佬

一个无厘头无知识脑洞

“Dear Defsoul:

       宝贝”想到林在范听到这个称呼时炸毛的样子,段宜恩苍白的唇角勾起,黯淡的眼底被手机萤荧光映照出点点暖意。

       “我们认识十几年,在一起也有十年。”他按下屏幕的手一僵,心底升起浓浓的无力感,不知道再怎么说下去,终于狠下心来。

       “我和你还是要分开了,和你在一起的日子真的很幸福。但天灾人祸,没人能挡住。”男人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无名指,空荡荡的感觉让他有些不习惯。

       “我已经签了字,好好照顾林恩。”直到身下又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,他才停下手,看着腿下被染红的石头,心中却奇异的平静。

       “不要对我感到愧疚,你出差前半个月我就查出了脑癌晚期,治不好的。本来就没几天活,这场地这震也算不上什么。天灾人祸,没人能挡住。”段宜恩意识开始模糊,说起了车轱辘话。他用力掐住手心,咬着牙强撑着打起精神。

       “等你找到我,就把我烧了,撒在洛杉矶的海里,顺便去看看爸妈,他们把你当成亲儿子。”剧痛一阵一阵传来,甚至开始麻木,感到血液已经大量流失,全身发凉,他活动僵直的手指,继续打到道:

       “去上次去过的福利院,院长认识你,他会把林恩交给你,好好照顾林恩,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。也一定要照顾好自己。”强调了多次‘好好照顾’又甩给对方一个养孩子的重任,男人才放下心来,随即又想起了什么,回光返照的飞快打道:

       “我会在下面等你,你不变成个老头儿下来我是不会认你的。”来自美国的段宜恩压根不信这一套迷信说法,但为了给那个传统的韩国男人一个精神寄托,才状似逗乐地打下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 被石块封住的狭小空间根本没有信号。段宜恩点下保存,将手机放入外套贴着胸口的位置紧紧护住,调整开因痛扭曲的表情,勾起唇角,显得平静安详,像是进入了甜美的梦乡。

       “宝贝,要好好照顾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Yours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Mark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Snow(2011)

      今年韩国的冬天格外的冷,林在范故作无意地将手缩进口袋,低头想着今天公司今天给他透露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 空气陡然降了两度,冷风打断了他的思考,林在范皱起鼻子,“嘶”,真是冷。伸手想要把帽子带戴上,无意睹见前方一个红色身影,搭在帽子上的手顿了顿。

       难得没穿带帽卫衣。林在范勾起唇角又立马装作冷的龇牙咧嘴掩去。

       那个红色的身影显得很忙,缩着脖子咧着嘴,左手放在口袋,另一只卖力地向他摇着,大概被冻狠了,几步下去都要轻轻的跺一脚,发出“提踏提踏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 像只小兔子。林在范不着痕迹地压住上扬的嘴角。

       雪下的很大,尽管对方不时抖落两下,可雪还是立马落满了头。已经很近了,对方将白葱似的手收回口袋,顶着满头雪花咧着嘴,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,深一脚浅一脚地向林在范走去。

       像个小老头儿。

       “在范。”少年清澈的眸子像是装了满了清晨的露,直直的盯着林在范。

       林在范僵在帽子上的手紧了紧,最终放回口袋。不知又想到了什么,快速将头缩进温暖的围巾,掩饰自己通红的耳根。

       对方湿润的眸子一直在脑中作乱,作得嗡嗡直响,心脏更是想要撞出胸膛。林在范头重脚轻的侧身擦过对方,含糊不清的胡乱应了一声便自顾自的朝前方大步迈进。

       身后的少年也不恼,笑了笑便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 有一瞬间,林在范顶着满头白雪恍惚地想,他们算不算得上是一起白了头。


小林倾情制作手机壳:小傻瓜和小坏蛋
大哥line甜爆了